彩库宝典app

[名人 名家]资中筠先生谈音乐是一种生活方式

2019-04-08 14:59

资中筠  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、翻译家,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,美国研究所退休研究员、原所长、博士生导师,兼任国际友人研究会常务理事、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。专业方向为国际政治、美国研究,专业之外涉猎中西历史文化。关注中国现代化问题,撰有大量随笔、杂文,并翻译英法文学著作多种。多次出访并参加国际学术会议,在国内主持过若干大中型国际研讨会,在组织中国的美国学、中美关系史的研究以及参加和促进中美学术交流方面辛勤工作20多年,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。

在国内,一个女人被称为先生,可见有多么德高望重,资中筠就是如此杰出女性的代表之一。她不仅是一位学者、翻译家,就连弹钢琴这样的业余爱好,也能达到极高的专业程度。甚至82岁高龄的她,还参加了国际非职业钢琴比赛”,获得老年组第一名。一个女人的风华绝代,资中筠诠释得淋漓尽致。


资中筠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父母带给她很好的教育,很早就要求她背诵、学古文。父母都不懂音乐,却喜欢音乐。她的父亲留学的时候学过小提琴,母亲当教师,所以会拉手风琴。但他们心目中还是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”所以资中筠小的时候并没接触过音乐教育,更没学过什么乐器。不过,资中筠有一个极为喜爱的玩具钢琴。因为能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,从幼儿时期,她就在玩具上敲敲打打,渐渐地,她能将学到的儿歌都在玩具上准确地弹出来。

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爱好,让资中筠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钢琴,从而得以学习。那是资中筠上二年级的时候,她去父亲好友王伯伯家做客,被他家的钢琴深深吸引住了。特别兴奋的她,爬上钢琴凳,去弹会的歌曲。其实,她是不会弹琴的,钢琴的琴键也远比玩具重得多,可想而知,她弹得多么费劲。但爱好音乐的王伯伯,对她十分赏识,希望她能开始正式学琴。所以他甚至为督促资中筠父亲为女儿买琴,将琴直接买了。不过,资中筠父母和她自己对学琴都没那么在意,只是在学校里,她跟随音乐老师学习一些乐理知识,学学五线谱。资中筠真正到了初一开始才正式拜师学钢琴。幸运的是,她遇到了一个启蒙恩师—刘金定,跟刘老师学琴的6年,却为她奠定了一生的爱好。弹琴以爱好为主


资中筠即使正式拜师学琴,她父母也从来没想过将她培养成一位钢琴家,而是更希望培养她一种音乐修养,所以也不逼着她学琴。加上资中筠也认为自己的音乐天赋很一般,极有自知之明也从不想走专业的道路。在刘老师的循循教导下,她更加当学琴是一种兴趣。于是,她不像别的孩子一练就是几个小时,她练琴时间很少,放学回来最多练一个小时,一周才去老师家回一次琴。即使只是兴趣爱好,资中筠也是真正喜欢钢琴、热爱演奏,跟随刘老师学琴的6年时光里,她风雨无阻。刘老师是一个极为负责任的人,为了激励学生学琴的兴趣,她会定期组织一场音乐会,每个学生必须参加,家长是观众。为了表演,大家都很努力,不让自己出错。在刘老师的多年教导下,17岁的资中筠已成功举办了个人独奏会,演奏巴赫、肖邦、贝多芬、舒曼的名曲,甚至还包括舒曼的《a小调钢琴协奏曲》全部3个乐章这样高级程度的曲目

谈及学琴的好处,资中筠感触很深。多年后,她表示识谱、弹琴的训练让她反应速度变快,之后对她学外语、做口译,特别是同声传译无形中有不少帮助。

后来,资中筠考上了燕京大学。别看燕京大学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、教学质量最好、环境最优美的大学之一,但除了音乐系外,其他专业的学生并没什么机会参与音乐活动。直到1948年,她来到清华大学学习,才再次接触到音乐。那时,我国著名音乐教育家张肖虎也正好在清华读书,组织了一个业余爱好者的音乐室和管弦乐队。资中筠是乐队里唯一的女队员,有的时候随乐队训练到晚上十多点钟。

然而,随着中国的变化,资中筠之后的几十年都没再练琴。直到1978年之后,她才恢复练琴。现在88岁了,她依然精力充沛,坚持写作、弹琴、开音乐会……在漫长独处的时光里,她以书为友,以琴为趣,将晚年生活绘制得多姿多彩。

资中筠出过很多书,是《廊桥遗梦》的译者,有过著名的《资中筠自选集》,曾写了《战后美国外交史:从杜鲁门到里根》等书,与她的文学有关,与一生投注的心血有关。但在去年,她出了一本《有琴一张》,是本音乐自传。在这本小传里,她将自己的人生感悟以音乐的行式吐露,亲切又不失雅致。书后还附赠了光盘,里面每首曲子都是她自己弹奏的。

资中筠认为艺术应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,她反对大家为了攀比而练琴、学琴。“我参加过一个面向非专业选手的钢琴比赛,少年儿童很多,水平很高。像我这样年纪很大的也有一部分,但是40多岁到60多岁就很少,也许人们在钢琴学习中不免功利心重了些。”

对学琴,资中筠没有任何目的性地单纯从兴趣出发,却如同时间长河里最璀璨的那颗明珠,纯粹而简单。


足彩胜负14场 斗地主达人 大发麻将 泛亚竞猜 秒速快3